168体育-官网app下载

咨询热线: 0209-97617380
168体育有限公司 专注10年高精密机械零件加工
您的位置: 主页 > 荣誉资质 >

保险第3课:保险都是骗人的

本文摘要:保险都是骗人的,买了保险也不赔!保险公司专靠拒赔盈利,良心大大的坏!相信许多人都听说过这种说法。有些人明显有保险需求,但听信这样的说法后因畏惧而放弃,很痛心。保险公司到底赔不赔?我们来看看保险公司的理赔陈诉。

168体育

保险都是骗人的,买了保险也不赔!保险公司专靠拒赔盈利,良心大大的坏!相信许多人都听说过这种说法。有些人明显有保险需求,但听信这样的说法后因畏惧而放弃,很痛心。保险公司到底赔不赔?我们来看看保险公司的理赔陈诉。

反差认真的我,专门去搜集了下各保司2019年的理赔陈诉,整理其中部门保司的数据,如下表: 图片引用自民众号:燕梳杂谈 从保险公司的理赔年报里可以总结以下3个要点:岂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,赔付率都不低,全部在97%以上,许多公司都是99%的赔付率,北京人寿甚至到达100%。理赔效率很高,多数公司在2天内完成理赔,小额理赔基本能当日完成,甚至秒赔。各公司都推出了简化理赔、自助理赔通道,包罗APP理赔、微信理赔、民众号理赔、远程视频理赔,一切都为了利便客户。

图片引用自民众号:燕梳杂谈一边是人们的偏见,一边是保险公司全力以赴做好理赔。反差这么大,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 真相认真的我,又专门去研读了一本书:《中王法院2019年度案例:保险纠纷》。

这本书里记载了2019年发生的理赔纠纷,还原了真相。让我们一起回到案发现场,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。案例一:听信业务员忽悠2011年4月8日,王伟向泰康寿险投保“泰康卓越人生终身寿险(万能型)”及附加险“卓越人生提前给付重大疾病保险”(提前给付限额为人民币4万元)。投保前,泰康寿险业务员赵国粉对王伟声称,如购置该险种,只要有“重大疾病”就能提前赔付4万元。

王伟的文化水平较低,而案涉保单及保险条款共计约100页,包罗大量医学术语和保险术语,但赵国粉未就保险条款或“重大疾病”的寄义向王伟作出说明。基于上述营销宣传,王伟购置了该保险产物。

另,赵国粉出庭作证时仍坚持认为王伟所患疾病属于“重大疾病”,切合保险理赔条件。2015年11月23日,王伟入住灌云县人民医院治疗,至2015年12月6日要求出院,院方诊断王伟患有延髓梗塞、椎动脉动脉瘤、肺部熏染、高血压2级(很危险),建议王伟前往上级医院继续治疗。当日,王伟入住南京大学医学院隶属鼓楼医院,2015年12月14日,因对王伟行“椎动脉夹层动脉瘤支架辅助介入栓塞术”,该院向王伟出具重大治疗与检查批准书。

2015年12月21日王伟出院,院方诊断王伟患左侧椎动脉夹层动脉瘤、脑梗塞、高血压。医嘱为:“1.注意休息,控制血压,康健饮食;2.出院后服药,不行擅自停药,泰嘉逐日一次,每次三片,至少口服六月……3.建议出院后3~6月来我院复查脑血管造影;4.神经外科门诊随诊。”医学专家证实,王伟所患的左侧椎动脉夹层动脉瘤可能危及生命,且手术难度大、手术风险高、治疗用度高,在医学临床上属危重疾病领域。王伟所患的左侧椎动脉夹层动脉瘤、脑梗塞、高血压等疾病均不切合涉案保险条款约定的32种“重大疾病”中的任一情形。

由于王伟所患的疾病不属于重疾险条约里约定的“重疾”领域,所以保险公司拒赔。本案最后的效果是,一审和二审法院都支持保险公司理赔,最终王伟拿到了4万元。理由是:①王伟文化水平低,不能准确明白保险条款的真实意义,主观上并无过错;②王伟在购置涉案保险产物时,其缔约目的之一显然在于为自己患有重大疾病时提供保障,鉴于左侧椎动脉夹层动脉瘤可能危及生命,且手术难度大、手术风险高、治疗用度高,严重影响患者本人及其家庭的正常生活,属于日常生活和临床医学意义上的危重疾病,故王伟将该疾病明白为保险条款约定的“重大疾病”并期待保险理赔,具有客观合理性,切合投保人的缔约目的和普通人的合理期待(运用了“合理期待”原则)。总之,因为原告文化水平低以及误导性营销宣传引发合理期待,法院讯断保险公司予以理赔。

法院在讯断保险纠纷时,往往会根据有利于投保人的原则来举行。但王伟仍然只是个例,对我们来说,我们文化水平不低,没理由听信业务员的一面之词,我们受过良好的教育,应该有自己的判断。案例二:因缺乏专业知识而想固然,不能赔的以为能赔原告为恒联信息公司的员工。2016年7月15日,恒联信息公司在被告处投保国寿绿洲团体意外伤害保险(A型)(2013版)、国寿附加绿洲意外用度赔偿团体医疗保险、国寿附加绿洲意外住院定额给付团体医疗保险。

恒联信息公司依法足额缴纳了保险费。2016年9月29日,被告出具保险条约变更清单,增加被保险人刘会涛即本案原告。2016年10月2日,原告的左眼在事情期间遭受意外伤害。2016年10月11日,原告因左眼视力下降至复旦大学隶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就诊。

2016年10月19日至10月24日期间,原告在复旦大学隶属眼耳鼻喉科医院住院治疗,其伤情被诊断为左眼角膜穿孔,越日,原告举行左眼角膜穿孔伤修补术。原告因治疗花去住院用度8570.19元,门诊用度19346.23元,其中人体器官摘除、生存、运输、磨练费17229.99元。

原告找保险公司理赔28112.19元,法院讯断保险公司只支付10027.79元。法院讯断的额度才是对的。

团体医疗险一般都是在医保卡报销之后报销,好比某次就医合计花了100元,其中医保卡已报销20元,剩余80元是自付医疗费,那么医疗险就会报销80元。且医疗险只报销医疗相关的用度,本案例中原告还索赔配镜费,由于配眼镜费不属于医疗险保障领域,所以保险公司不报。

案例三:未如实见告,一定拒赔2008年7月,陈千金患有甲状腺癌并接受手术治疗。2012年,陈千金向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(以下简称新华人寿公司)投保防癌疾病保险,在投保书上回覆是否曾患有癌症而接受检查或治疗时,在“否”处打钩,并签字确认,今后双方告竣保险。


本文关键词:保险,第,3课,168体育,都是,骗,人的,保险,都是,骗,人的

本文来源:168体育-www.artic-intl.com.cn